簡體中文 | 繁體中文 | English

ja_mageia

《税务漫谈》柯林顿推出税改方案 PDF 打印 E-mail

 

《税务漫谈》柯林顿推出税改方案/杨心传

喜莱莉柯林顿的竞选团队在关键的第三场总统候选人辩论前,提出了新的税务改革方案,增加面向富人阶层的加税措施,利用收回税款大力补助低收入人群和小企业主。其新方案参考了党内初选对手桑德斯的主张。

方案具体包括:下调遗产税豁免额至350万元(夫妻700万美元)且不受通胀调整,同时将遗产税最高税率由目前40%上调至65%(创1981年以来历年之最),向遗产值在1000万至5000万元的富人征收50%5000万至5亿元征收55%的遗产税。若继承价值超过5亿元(夫妻继承超过10亿元)遗产则需缴纳最高65%的遗产税。联邦预算问责委员会估算,此举可在未来十年增收2600亿元税款。

向富人群体增税的项目还包括向年收入逾500万元的家庭增收4%附加税,增列个人所得税级43.6%,消除对华尔街基金经理们适用的「附带权益」(Carried Interest)漏洞,使「附带权益」的税率适用于一般的个人所得税。柯林顿亦引入股神巴菲特早先提出的巴菲特规则(Buffett Rule),对年收入过百万的家庭征收30%以上的「替代所得税」,不再推行以一年划分长短期资本利得税,而是扩展为六个时间点,当年买卖或持有不足两年税率为43.4%(个人所得税率39.6%加上凈投资收益附加税3.8%),满两年后税率降为39.8%,满三年降为35.8%,满四年降为31.8%,满五年降为27.8%,满六年后可降为23.8%,此六阶税率的适用对像为全美最富「1%」阶层。另外,钳制多项富人适用的减税项目,如限制逐项扣减项目扣减额为原值的28%,不再随其税率减免,限制同类资产置换的延税优惠,对享有税收延递或免税的退休账户设立「封顶」值等。

在公司税改方面,柯林顿亦意欲收紧对华尔街的监管,要求大型金融机构向财政部缴交「风险费」,费用标准取决于金融机构依赖多少不稳定的短期资金来运转,新增对投资公司「高频率交易」的税收。为防止跨国大公司以税务倒置纷纷出走海外以逃避较高的美国税,柯林顿提出将「倒置测验」(Inversion Test)的股份从80%削减为50%,限制「收益剥离」的使用,并向跨国公司囤积海外的利润征缴「退出税」 Exit Tax)。

柯林顿的政策理念与其民主党相吻合,即填补现有税法中的漏洞,通过「劫富」填充国库以供政府支配民生开支。其税改新方案相较此前,增加了若干惠及数百万中低收入家庭和中小企业的减税措施,将儿童、就业、住房作为其施政要务的重点,其中最大亮点是给予有五岁以下儿童的家庭每个合格儿童2000元退税(目前 1000元抵税、1000元退税),取消附加儿童退税的资格限制(申领者必须有3000元劳力收入)。对照料病患的家庭给予看护费20%(最高5000元)的抵退税,为高住房成本区域的居民提供低收入住房返税,对实施利益分享的公司给予税收减免,鼓励公司为员工提供优惠,扩大可扣减的支出如179条例、小企业健保退税、创业金以降低小企业的税务负担。

柯林顿的税务主张有利于政府在未来十年增加1.4万亿元(联邦政府收入增加4%),绝大部分的缴税重责由全美1%最高收入者负担。而共和党川普主张大幅减少个人和公司的边际税率,其税务方案有利于促进经济和就业,但或使联邦政府在未来十年减少4.5万亿元收入,增加数兆元的国债。不论谁赢得大选,寄望新任总统能在税务政策上综合考虑现有国情,将有限的资源花在刀刃上,唯有务实、善于兼听的领导人才能保证政府有效运行,带领国家前进。(作者为注册会计师)

 

 

友善连接